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人物清样之四 (第1/2页)

    八大寇3——王嘉胤

    白日里响晴响晴的,极目四望也看不见一朵云彩,只有这天蓝的让人眼睛发绿。

    王嘉胤勒一勒裤腰带,吞咽一口充盈口腔的酸水,勉强从地上站起来极目四望。

    指头长的禾苗叶片耷拉着没有半点精气神,只是懒懒的站在黄土上从脚下铺向远方。

    刚刚浇过的水在地上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只有脚下的几株禾苗根部在他阴影的笼罩下还有一点潮气。

    身子稍微挪开一点,那点潮气也就被毒辣辣的太阳给吸干了。

    汗水湿透了衣衫,只要停下,很快就干了,热乎乎的风吹在身上感受不到半点凉气。

    小儿子踉踉跄跄的挑着一担黄汤水从沟底下慢慢走上来,才走进地里,就急不可耐的将泥汤倒在地里……

    “爹,水塘里没水了。”

    王嘉胤摆摆手道:“告诉你娘,不用挑水了,如果这两天再不下雨,今年的收成就完了,回家去,躺在阴凉处睡觉,不费这个力气了,能不能活就看老天了。”

    “爹,不救了?”王嘉胤的的大儿子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王嘉胤瞅瞅辛劳的儿子摇摇头道:“没救了。”

    大儿子一屁股坐在地边的石头上,又被滚烫的地面烫的跳了起来,没有叫唤,只是把目光落在蔫蔫的禾苗上低声道:“爹,家里人口多,粮食不够吃,让弟弟留在家里,我当兵吃粮去!”

    王嘉胤苦笑道:“地里不长庄稼,当兵的也没有粮食吃!”

    大儿子王猛道:“既然府谷不成,我就去榆林总兵府当差吧,那里总不会没吃的。”

    王嘉胤探手摸摸大儿子稚嫩的脸道:“回家去,爹总有法子的。”

    全家人顶着大日头挑着水桶往家走,同样往家里走的还有很多乡亲。

    年景好的时候,西北地的百姓在劳作一天之后,总会带着欢喜唱上一两句,现在,每个人都像被霜打过一般,有气无力的。

    这贼老天就不给人活路,不下雨也就罢了,连河沟里的水也不给人留一点。

    小儿子生性活泼,路过一个烂泥塘的时候赤着脚跳进去,东摸西摸之下,居然从烂泥塘里摸出几尾泥鳅,牢牢地抓在手里向父兄炫耀。

    王嘉胤叹息一声,就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灾难近在眼前!

    去年的收成就不好,家里本来就没有多少余粮,现如今又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

    才回家,王嘉胤就看到自家门口趴着一个人,匆匆过去,把人翻过来才发现是自己昔日的袍泽黄皮子。

    摸一摸鼻息,发现人已经晕过去了,王嘉胤对妻子王氏道:“熬点粥吧!”

    王氏有些犹豫,见王嘉胤面色难看,就匆匆的去了。

    “把小二刚抓的泥鳅放进去。”

    王嘉胤淡淡的吩咐妻子一声,就抱着黄皮子进了家门。

    “爹,他怎么了?”

    小儿子摇晃一下黄皮子,没见他动弹,就问父亲。

    “还能怎么样,是饿的呗!”大儿子王猛没好气的道。

    王嘉胤从大缸里舀出一瓢水,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一瓢水下肚,饥饿感更加的强烈。

    小米粥端来了,请的能照见人影,里面还混杂着一星半点的肉丝。

    即便是在睡梦中,黄皮子对食物的渴望也没有减少一星半点,自从嘴巴搭到粥碗上,就再也不愿意松开。

    一条八尺长的汉子,在吃了一碗粥之后,也就活过来了,黄皮子的眼睛才睁开,确认了身边的人之后,就一把拉住王嘉胤道:“王大哥,没活路了!”

    王嘉胤面无表情的道:“我这里也没有活路!”

    黄皮子瞅瞅王嘉胤身边的王猛跟王豹没有说话。

    王嘉胤挥挥手就让两个儿子离开,自己把身子坐正,瞅着虚弱的黄皮子道:“有什么章程?”

    “张希财家里有钱,有粮!”

    王嘉胤笑道:“人家的老子是矿监,家里有钱,有粮食是应该的。”

    黄皮子咬着牙道:“凭什么我们要饿死了,他们穿绫罗绸缎,吃山珍海味!就凭他老子是太监?

    如果割掉胯下的那玩意能吃饱肚子,老子也愿意割掉!

    一根**能让全家人吃香的喝辣的,千值万值!”

    王嘉胤仰天无声的笑了一下,低声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去抢这根**?”

    黄皮子狞笑道:“先混个肚子圆再说!”

    王嘉胤想了一下道:“张希财家财万贯,养了不下一百个刀客护院,再加上张家大院墙高,想要攻破很难。”

    黄皮子嘿嘿笑道:“张希财秉承了他太监老子的习性,仗着自家有钱粮,觉得付谷县大旱了,该是他大发横财的时候,对刀客们非常苛刻,最近放印子钱,放的不亦乐乎,不知道跟哪一处青楼搭上线了,贫苦人家的闺女,只要稍微有点姿色一个都不放过。

    刀客中有一个张胜田的,跟张希财是本家,欠了钱还不上,这狗日的就把张胜田的闺女给抢走了,当晚就想给祸祸了,没想到那闺女性子烈,一头碰死在桌子角上了。

    张胜田去找张希财理论被人家给打断了腿丢出来了,前几日我在乱葬岗见到了张胜田,这家伙告诉我,他挖了一条地道进了张希财家里,原本是用来救自家闺女的,没想到闺女死了,他的腿也被打断没了指望。

    现在,就希望有人能帮他杀了张希财!

    大哥,我觉得这件事可以做,现在就等您招呼兄弟们一声

  人物清样之四-->>(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