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人物清样之六 (第1/2页)

    八大寇之六——罗汝才

    戏台上的梆子声才响起,罗汝才就不由自主的向一个穿着红袄的女靠近。

    他都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想距离那个身材丰盈的女子更加近一些,

    嗅着女子头发上传来的桂花油香味,他久久的不愿意呼出那口气。

    延安府的上元日虽然没什么好看的,梆子戏演得也不好,两个带着各种穷酸怪相的戏子正扯着破锣一般的嗓子怒吼,听不清唱词,只能看见他们满嘴的黄牙。

    眼前的女子就好看得多了,没有穿裙子,穿着一身的大红袄,红棉裤,以及一双红色的棉鞋,耳朵上还挂着一对耳环,最重要的是胸口被撑的鼓腾腾的,即便是没有故意翘起腰身,后臀也圆咕隆咚的,罗汝才觉得自己应该靠得更近一些。

    这该是一个新媳妇,也不知道谁家的汉子有这样的福气。

    一想到将这样的婆娘丢到炕上……罗汝才的心里就像是有一百只狸猫在抓挠。

    他的手才按到这个新媳妇的后臀上,就听得妇人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紧接着,罗汝才的耳门就轰得响了一声,然后,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汝才悠悠醒来,脑袋痛得厉害,不,全身上下都痛得厉害,稍微动弹一下,就忍不住呻吟出声。

    头脸上全是水,冰凉刺骨。

    才睁开眼,就看见一个狰狞的面容出现在他的眼前。

    “狗日的敢调戏爷爷的婆娘!”

    听汉子在喝骂,罗汝才的嘴巴蠕动两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只大脚就踩在了他的脸上。鞋底子将他的鼻子踩扁,顺便也糊住了他的嘴巴。

    他伸出双手想要把这只大脚挪开,他的双臂却又被两只脚踩住动弹不得,只能把身子扭动的如同蛆虫一般。

    就在他觉得自己就要死掉的时候,踩在脸上的那只大脚挪开了,罗汝才这才得以大口喘气,享受得之不易的生命。

    “赔钱!”

    听到这一声断喝,曹汝才立刻就明白,自己可以活下去了。

    他不做任何辩解,从怀里掏出一把铜子放在壮汉的脚下,壮汉捡起铜子,又狠狠地踢了罗汝才一脚,这才满意的准备离开。

    那个穿着红袄子的新媳妇也跟着壮汉一行人准备离开,罗汝才瞅着妇人如同满月一般的后臀,鬼使神差的喊了一声:“好汉留步!”

    壮汉停下脚步,红袄妇人也停下脚步,壮汉的伙伴们也一起停下了脚步。

    罗汝才从地上爬起来,拍打一下衣衫上的尘土,匆匆的拱手道:“好汉,我们去那边有事相商。”

    壮汉见罗汝才被自己殴打的鼻血长流,依旧把一双色眯眯的眼睛落在老婆身上,就大笑道:“怎么?色心不死?这婆娘是你爷爷用两匹大青骡子换来的,你给爷爷两匹骡子,这婆娘就让你用几天。”

    罗汝才连连拱手道:“不敢,不敢,刚才小弟色胆包天,既然知道是嫂夫人,小弟哪里还敢放肆。

    就是刚才见哥哥勇猛,有一桩发财的买卖,想借助哥哥这一把子力气,不知可否?“

    壮汉走过来蹲在曹汝才身边道:“想要杀谁?”

    罗汝才陪着笑脸道:“杀人的活计哥哥也接?”

    壮汉冷笑道:“平日里杀猪杀得多了,杀个把人赚点钱也不错。

    只要你出得起钱!”

    罗汝才见旁人离得远,就压低了声音对壮汉道:“还未请教哥哥大名!”

    壮汉笑道:“西市张屠!快说你的发财门路,敢哄爷爷,取了你的腿剔肉包包子!”

    罗汝才将嘴巴凑到张屠耳边轻声道:“取死人钱!”

    壮汉张屠楞了一下,也压低了声音道:“谁家的死人?”

    “杜良才家的。”

    壮汉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杜半城家的,你这是找死!”

    罗汝才嘿嘿笑道:“若是往日,打死我也不敢生出这样的心思,只是,现在不同了。

    杜良才的兄长杜良熊在辽东皮岛战败,听说是丧师辱国,袁大帅下令斩了杜良熊,不光是杜良熊,连杜良熊的上官毛文龙也未能幸免。

    丧师辱国啊,这可是灭门的大罪,杜家就要完蛋了。”

    张屠皱皱眉头道:“杜家既然要完蛋了,我们为何不去杜家沾油水?

    另外,你从哪里知道这些大事的?”

    罗汝才掸掸身上的灰土,朝张屠拱拱手道:“在下罗汝才,驿站的驿丁,昨日里在驿站伺候两位官爷吃喝,无意中听来的。

    您看着,不出两日,这件事一定会报出来,杜家人已经开始逃跑了。

    至于杜家的钱财,我劝哥哥还是莫要打主意的好,这延安府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各路官员一个个都红着眼珠子盯着杜家的家产呢,我们要是凑上去,说不得会让人家一家伙给灭掉,要是给我们安一个杜家同伙的罪名,秋后就要掉脑袋啊。

    这个时候啊,杜家的坟墓可就没人理睬了,那些官爷也看不上,也做不出挖人祖坟的事情,这种小事情,正合适我们这样的人干。

    就问哥哥一句,干是不干?”

    张屠的眼珠子转了转,重重的一脚踢在罗汝才的腰胯上,将曹汝才踢了一个趔趄,还吐了口唾沫道:“狗日的下流痞子,谋人祖坟算得什么本事,爷爷不干!”

    说完话,就扬长而去。

    罗汝才面带笑容,瞅着红袄妇人

  人物清样之六-->>(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