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人物清样之七 (第2/2页)

加把劲,多赚钱,等将来金人入主中原之后,我们也可以跟江南盐商一般豪富!”

    王登库越说越是激动,说到最后居然振臂挥舞,激动异常。

    范肖山慢慢的爬下城墙,头都不回的走了。

    王登库在城墙上高叫道:“长芦兄,成与不成,给个实在话!”

    范肖山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城墙上的王登库道:“万事由你做主就好,我范氏唯你马首是瞻。”

    王登库连忙从土城墙上溜下来,快走几步捉住范长芦的袖子道:“你才是我们这些人的主心骨。”

    范肖山冷笑一声道:“你连我拒绝的骆驼客都敢交易,我看,还是以你为主心骨最好!”

    王登库张嘴道:“哪里敢……”话说到一半,见范长芦脸上的怒容更甚,连忙道:“只有五千斤精铁。”

    范肖山道:“走的那一条线?”

    王登库嗫喏着道:“走的西口!”

    范肖山大怒道:“走的是山西杀虎口,还是关中府谷口?”

    王登库陪着笑脸道:“是府谷口!”

    范肖山松了一口气,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指着张家口道:“这里马上就该荒废了,走杀虎口太凶险,走府谷口虽然远了一些,却安生。

    王登库,你给我听着,这一趟货物,你必须跟着去,还要告诉皇太极,我们的货物只能送到土默特蒙古,我们从此之后,就在府谷口外与土默特蒙古人交割,至于他与蒙古人如何交割就不关我们的事情。”

    王登库苦笑道:“我哪里有资格跟皇太极见面,范兄,你曾经受过努尔哈赤赞赏,只能是你出马,唯有如此才有见到皇太极的机会。

    不如我们去你家店铺里,慢慢商议,这里天寒地冻的,实在不是个商量事情的好地方!”

    范肖山叹口气道:“在这里说话,不管说什么,都会被风吹走,在屋子里说话,我怕有灭族之祸。”

    王登库道:“我辈是商贾!”

    范肖山道:“大明算是烂透了……”

    王登库笑道:“现如今,我眼中只装得下银子,至于朱家皇帝还装不进我的眼珠子里。

    至于百姓,换一个皇帝而已,哪怕是皇太极来中原当皇帝,也好过朱家皇帝!”

    范肖山摇摇头道:“你只看见当年吕不韦拿皇帝当货物买卖的痛快,却不知吕不韦权倾天下,最后也难免脖子上挨一刀。

    这天下局势说不清楚啊。

    原以为努尔哈赤携大胜之威可以一鼓而下宁远,谁知道宁远却成了他的索命阎罗。

    做事要安稳啊……

    我辈商贾无利不起早,要我们忠君爱国,谁又来爱我们呢?

    如今的大明朝啊,皇帝政事疏漏,与士人过宽,与庶民过严,农夫不堪暴政,暴乱此起彼伏,开水锅一般热闹,压住了东面,西面起,压住了西面东面又起,总有一天会捂不住这个盖子的。

    人人都说我辈商贾无利不起早,心中无家国天下之念,唯图方寸之所得。

    这么多年以来,我算是看清楚了,朝堂上的那些状元,进士出身的人才是国贼。

    他们都不在乎这个国家,就不要怪我范肖山,不图利国与一毛,却重金人之一信!

    不重汉人之存亡,只顾一家之私。

    更不要说我是图小利而忘大义者,这年头,口口声声说大义者,难道真的就是大义?

    什么大义,都没有银子装在怀里来的踏实!”

    说完这些话,范肖山似乎耗尽了力气,步履蹒跚的走进了小北门,用力的拍打一下城墙,一块城砖被他顺手拍了下来,拿手一捏,青砖粉碎。

    范肖山仰天大笑,指着张家口的城墙对王登库道:“这该是田生兰家负责修建的吧?”

    王登库笑道:“城卫修建是梁家宾、田生兰、翟堂、黄永发四家承接的,用了公帑银三万两,实收三十万两,这里的守将向皇帝要了六十万两,落下了三十万两。

    筑城的时候,这四家给工匠的工钱给的宽泛,百姓也是人人有钱赚,皆大欢喜。”

    范肖山几乎带着哭音道:“所以烂成这个样子,从头到尾都没有人管啊……“

    王登库见范肖山心情不好,就上前搀扶着他慢慢向前走,一边走一边道:“我们赚钱就好,赚钱就好,今天难得没有风沙,我们不如痛饮几杯如何?”

    范肖山笑嘻嘻的指着王登库道:“你请喝酒吗?”

    王登库皱眉道:“我其实很是不明白,你我兄弟早就身家巨万,为何还是会过的如此节俭?

    有时候就连我都想不通,我为何要用手帕将一个羊蹄子包裹起来留着中午享用……”

    “祖先积攒钱财艰辛……”

    太阳不知不觉已经升高了,阳光无私地照耀在所有人的身上,哪怕是王登库与范肖山同样沐浴在阳光中乐淘淘的。

    骆驼队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上,用不了多久,这五千斤精铁,就会被铁匠化开,制作成最精良的长刀,或者箭头,这些东西都是杀人的利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