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章亲情其实就是相互安慰的结果 (第1/2页)

    第二章亲情其实就是相互安慰的过程

    中国的母亲生儿子最大的作用似乎是拿来炫耀,是让她脸上有光,就像母鸡下了一颗奇大无比的鸡蛋之后总要高声叫唤几声的。

    云娘自然也是如此。

    六岁的儿子终于会说话了,她觉得应该普天同庆一下。

    “儿子,你会说话啊?”

    “会!”

    “咋不说呢?”

    “不想说……”

    “你总要跟娘说说啊,这些年你都不说话,娘以为你不会说话!”

    “我跟你说过好多话啊!”

    “骗人——”

    “我说话的时候你睡着了。”

    “好好好,你以后想说话的时候就叫醒为娘,我们一起说话,以后啊,别人要是再问,你就说娘说了,不许你跟傻子说话!”

    “好吧……”

    “再叫一声娘给我听听!”

    “娘——”

    “唉——乖儿子!”

    “再叫一声!”

    “娘!”

    “继续叫!等这一声娘盼的脖颈儿都长了,你这个臭孩子,害我担忧了这么久!”

    云娘沉浸在幸福中不可自拔,不论云昭此刻说什么她都信,云昭也愿意给这个能豁出命去救他的妇人最大的幸福。

    在这个女人最丑陋的一刻,他发现了这个女人身上最可贵的母亲本能,成为这个妇人的儿子,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早上跟野猪坐在一起看朝阳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接受这个世界的准备。

    这几年,心里的落差太大,以至于让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面少有顾及。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成了这个妇人最大的依靠以及最大的负累。

    一个骄傲的灵魂不能成为别人的负累,而应该成为所有爱自己的人最大的依靠。

    云昭就是这么认为的,他觉得自己有本钱有能力成为别人的依靠,毕竟,这具身体里装着一个伟大的,高贵的,神奇的,智慧的,充满各种乱七八糟的知识且眼光高远的灵魂。

    很多时候啊,总有妇人埋怨自己的孩子说——生你不如生一颗蛋!

    云娘其实就是生了一颗没有知觉的蛋,这是一个悲剧,不过呢,她又是幸福的,有一缕孤魂愿意居住在这颗蛋里面,成为她的儿子……这是她不幸中的大幸!

    生活其实就是这个样子的,父母给了身体,至于灵魂思想会不会跟随父母,这个可能性很低。

    子不肖父从人伦上来说这是大恶!

    站在人类发展的角度上,却是正确无比的事情,毕竟,如果儿子跟父亲是从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云昭相信,这个世界的人们应该还过着猴子一样的生活。

    云娘走的很快,也很稳当,天知道她是怎么用两只三寸金莲驮着自己高大的身体加上自己六岁胖儿子还能行走如风的。

    这一切来得虽然晚了一些,对于云娘来说只要幸福能够到来,什么时候都不晚。

    云家庄子其实就是一个破落的大村庄,门楣上斑驳的漆皮无不在默默诉说这个家族已经败落的事实。

    只有大门前那座巨大的雕花牌坊,还在努力的坚守着云氏曾经有过的辉煌时代。

    家中有了喜事,云娘想要倾诉的第一人自然就是云昭的父亲。

    那面干净的黑底白字的灵牌,就是云昭的父亲,云娘的丈夫云思源。

    云昭陪着母亲跪在灵位前,好奇的瞅着供桌上密密麻麻的云氏先祖灵位牌,想要从中找到云思源的牌位很难,只有云娘才能准确的将自己的哀思寄托给丈夫。

    这样的事情云昭经历过很多次了,只有这一次,云娘的脸上有了笑容。

    她跟自己的丈夫说了很多的话,甚至有一些话是非常私密的,在祖先的面前说这些话,云娘并

  第二章亲情其实就是相互安慰的结果-->>(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