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六章战争!与大白鹅的战争! (各种求) (第1/2页)

    第六章战争!与大白鹅的战争!

    关中人从军,目的就是要搏一个马上封侯,这是从秦时就有的习惯。

    在长江以南,大家族一般对武事不是很看重,甚至有些鄙视。

    在关中地从来就不是这样的,厚重的黄土高原养育不少博学鸿儒,但是,却养育了更多的悍将。

    尤其是秦汉唐时期,老秦人的勇武曾经给了大汉族莫大的安全保障,即便是到了宋,秦军依旧是这片土地上最彪悍的存在。

    也就是在这样一片民风彪悍的土地上,才诞生了,白起,王翦,马援,班超,杨素,李靖,郭子仪等数不胜数的名将。

    而大明朝的榆林镇为天下雄镇,兵最精,将才最多,然其地最瘠,饷又最乏,乃慕义殉忠,志不少挫,无一屈身贼庭,其忠烈又为天下最。

    以上的话都是一些历史总结,对云昭来说,世界远没有史书上的说的那么光辉,那么伟大,那么质朴!

    即便是身为一个被母亲养在深宅中的地主家的傻儿子,他也早就听管家吓唬过他无数次。

    “少爷啊,可不敢你出门,刀客会把你抓去卖钱!”

    “少爷啊,可不敢乱跑,乞丐会把你抓你卖钱!”

    “少爷啊,可不敢再去秃山上玩耍了,山大王会把你拉去绑了,问大娘子勒索钱财!”

    这样的话说的多了,云昭自然就认为,关中大地上如今已然是盗匪横行的场面。

    吓阻云昭不敢出门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的记忆……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时候,李洪基,张秉忠这些人大抵上已经开始造反了,这对他来说是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事情了。

    所以,他不敢出云氏庄子,至少,在没有学成武艺之前是不敢出庄子的。

    武艺对别的地方的人来说可有可无,对关中百姓来说,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技能。

    在关中这片买菜,买肉都能酿出人命案子的地方,不会武艺很吃亏!

    当然,现在,他连内宅门都不敢出。

    阻拦他出内宅门的不是母亲,不是管家,也不是牙齿都掉光的秦婆婆,更不是母亲给他找的两个还在流鼻涕的小丫鬟,纯粹是母亲当做宝贝看的两只大白鹅!

    关中人活得艰难,寡妇活得更加艰难,寡妇养狗是大忌,可是宅中也需要看家护院的东西,于是,性情彪悍,勇往直前的大白鹅就成了首选!

    别人家的大白鹅一般养上两三年就会进肚子,或者卖掉,只有云昭家的大白鹅已经整整活了五年!

    父亲去世的时候,母亲从云氏庄子里挑选出来了六只最彪悍的大白鹅看家,五年中,已经有五只实力稍微弱小一些的大白鹅被母亲给炖了,剩下的两只大白鹅,完全彪悍的不像是两只家禽。

    据秦婆婆说,家里的这两只大白鹅比土狗还要厉害些!

    云昭蹲在门槛里面,双手抱着下巴郁闷的瞅着门外,在他身后同样蹲着两只小姑娘,衣衫倒是很整齐,就是总有鼻涕挂在鼻子下面。

    乡下闺女是彪悍的,哪里有怕大白鹅这种家禽的道理,可是,云春,云花这两个丫头在吃过大白鹅的苦头之后,就跟云昭一样不敢出门了。

    “春春,你往西门跑,花花往东门跑,这一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云昭放缓了语气,慢慢的诱导两个小丫鬟。

    乡下小丫头傻是傻了些,却并不蠢,两个同姓小丫鬟同时把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

    养了五年的大白鹅足足有二十斤重,翅膀呼扇开来足足有八尺,脑门上的红顶子早就变成了紫黑色跟狮子头一般厚重,上一次,云春就是被大白鹅一翅膀拍倒的,还被大白鹅踩在身下,头发啄的凌乱,大白鹅走了之后才发现,她的新衣裳上还被大白鹅拉了一泡屎,为此,心疼新衣裳的云春嚎哭了一个多时辰。

    此时此地,这两个还没有养成奴隶自觉的小丫鬟绝对不会给自家主子当炮灰的。

    吃饱了肚子,又换了新襕衫,还绾了头发插了牛角簪子的徐元寿就站在二道门外,背着手看困在内宅的云昭,一言不发,且神情冷冷的。

    今天是云昭就学的第一天,他做好了开学的

  第六章战争!与大白鹅的战争! (各种求)-->>(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