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309章 一念一剑 (第1/2页)

    天地寂静,万物无声。

    古老的斗兽场画面由此定格,似乎时空在某个阶段,陡然停滞。

    比武台上,两道身影相对而立。

    拓拔犷魁梧强壮,背脊笔直,浑身上下散发着嚣狂的战意,目光猩红,嗜血的气息流转不休。

    谁都能感受到他此刻强大的战意在不断攀升,像是巨浪卷上高天,达到最巅峰之后,又被下方卷来的巨浪冲到更高处。

    待到这一股战意释放出来之时,便会如怒水决堤,浩然而流,摧枯拉朽,滚滚不绝。

    而周衍,瘦弱的身躯却佝偻着,喘息着,嘴角溢着鲜血。

    可以看到他的衣衫已被刚才强大的余波撕破,露出了布满创伤的身躯。

    他像是已无再战之力。

    “但为什么,他的眼神愈发冷锐?”

    “他没有认输,便自有后手。”

    不知是谁在对话,此刻整个斗兽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包括宗厉,包括远处高台之上的息霓裳和种师灭。

    这一战虽然只是四强席位争夺战,但显然众人都知道,这绝对是强者提前相遇的惨战。

    “哈哈哈哈!痛快!俺好久没这么用力了!”

    拓拔犷终于大笑出声,厉吼道:“接俺第三拳!”

    伴随着雷鸣般的笑声,他的战意终于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产生了无与伦比的质变。

    于是,一声惊天巨响,滚滚黑气涌上高天,化作滔滔怒潮,轰然席卷而下。

    与此同时,恐怖的罡风吹起,天地呜咽,空气似乎要被吸干一般。

    比武台颤抖了起来,阵法护壁也不停闪烁着。

    “这一拳超越神藏桎梏了,绝对是天地之境的力量。”

    “怪不得都说没有同辈能接住拓拔犷三拳,原来第三拳这么猛。”

    “好可怕的怒潮,这一拳恐怕也只有孔灵和宗厉能挡住了,傅红雪危险了。”

    “希望他能败得体面一点,不要被活活打死了啊!”

    傅小青、陈三叶和许清幽也是瞪大了眼,此刻的他们也紧张了起来。

    息霓裳双目微眯,袖中的手渐渐攥紧。

    周衍抬起头来,所见是暗黑的怒潮,是嚣狂的战意,是无边无际,封锁了整个比武台的一拳蛮力。

    避无可避,躲无可躲,逃无可逃。

    他从未想过逃避。

    丹田深处的道火,那隐约的温度,像是在给他力量。

    他伸出了右手食指和中指,双眼变得迷离起来。

    时间的流速似乎在降低,所有的声音都不见了。

    他只看到了滚涌而来的怒潮。

    他只感受到了心中的道火。

    于是,《天血》的总纲瞬间激发,全身的灵气蓄满丹田,轰然冲击而出,灌注每一寸经脉,从各大毛孔宣泄开来。

    同时,他的右手在胸口猛然一戳,嘴角溢血的瞬间,所有的灵气都在此刻炸开。

    巨大的声响在脑中轰鸣,直到消逝。

    大音希声。

    念从心起。

    剑出。

    一缕白光,划破了暗黑的怒潮。

    如黎明之前的第一道光,渺小、微弱,却蕴蓄着无边的道意。

    空间似乎扭曲了,阵法护壁出现了裂纹。

    黑暗怒潮中间那一根白线,陡然变宽,将强大的拳力硬生生推到了两侧。

    天光

  第309章 一念一剑-->>(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